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丽萍

使卵石臻于完美的,并非锤的打击,而是水的且歌且舞。---泰戈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些年 那些人 那些事  

2013-01-23 19:59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那些年越来越远,那些事也越来越模糊。如果不见到那些人,那些事情始终是模糊的。可是,当见到了那些人,那些事情似乎就在眼前,清楚着、历历在目。
     
整天忙忙碌碌,似乎我一直就生活在现在,也似乎我只愿生活在现在。有时候,也不想回忆,也懒得去回忆。总觉得在那些年,有太多的不完美,太多的遗憾,太多......,虽然谈不上隐痛但不想提起的东西。不知道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,似乎想和那些年,那些事甚至是那个地方划清界限,曾经想不再提起过去。
   
我回到了那个地方,见到了那些人,想起了那些事。
   
还记得我家东邻住着一个和我同岁的伙伴,也是本家姐妹。她家条件相对来说稍差一些,所以村子里的对他们另眼相看。我忘了我家是怎么对她,但应该是尽最大努力的做到了善良了吧,因为我家本是行善之人。在那个年代的时候,觉得还是很幸福的,因为和别人相比我家算是好的。我爸爸当过兵,知道不识字的危害有多么大,所以他砸锅卖铁也得让我上学。我妈妈勤劳善良并且要强,所以我家的庄稼在村子里都是最好的,我爷爷奶奶去世的早,爸爸九岁那年就和他妹妹相依为命,弟弟到我十岁那年才出生,所以我家只有三口人,因此吃饭是没问题。人家吃窝头的时候,我家就可以吃馒头了。而邻居姐们家有三个孩子,她家的妈妈不能干活,所以庄稼收成不好,所以吃饭都成问题。记得那时我老娘去我家,带着糖包子、菜包子,我就觉得很喜欢,很幸福。邻家伙伴去我家玩,外婆送给她一个糖包子,她应该也是欢喜的不得了。我们本是同岁,本是在一个班级,但由于家庭原因吧,她留级了,我们便从此分开。偶尔放假的时候,在一起聚聚,只是彼此之间少了很多相同的东西,我有了和她不同的经历,她也遇到了她该遇到的人。
   
我虽然不够聪明,但我一直以来坚信只有读书是我的唯一的出路。 一直在努力,在坚持,所以有了我今天的职业,一名小学老师。有时候想如果我不当老师,那就会是另一个我了。出了校门又进师门,虽不是无奈,但也不是太喜欢。
   
在我上高中的时候,是我家最困难的时候。那时候,我妈妈由于长期劳累或者是其它的原因,竟然有了癫痫病,并且经常发作。最严重的一次,她发病了,且家里没有人,把脚扭伤了,并且自己把舌头咬烂了。虽然病经常发作,但家里的事情不得不做。记得放了假,妈妈的脚由于犯病扭伤了不能下床,我就挑起家庭的一部分担子,和爸爸到玉米地里除草,回家做饭、打扫卫生。妈妈说每当听到我忙碌的脚步声就心疼不已,说人家的姑娘都是在家养着,可是我家的姑娘却当儿使。 还记得那时我家里种的春玉米,提前掰下来卖给城里人煮玉米吃。早晨很早,我一起辆自行车,爸爸一辆自行车,各自带着两大袋子青玉米。摸着黑来到滨州城里早市上,卖给城里人。一个五角钱,我们就觉得很欣慰。妈妈的病一直不见好,我上学也花很多钱,虽然我很节俭,但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,负担也是很重。我尽量不额外花钱,不买新衣服,穿的衣服都是我有个城里的姨妈把她女儿不穿的衣服给我寄过来的。现在想起来都很感激。虽然寄来的是些旧衣服,可是对于一个农村家的孩子来说却开心的不的了。这时候,我的同龄人,大部分都出去打工了并赚了钱,所以都穿的花枝招展。其实,当时我并不羡慕,因为作为一个高中生,我已经有了我自己的思想。但在村子里,他们不这么想。农村家庭本就负担重,我上学,妈妈有病。所以,这时候人家也对我家开始另眼相看了。 记得一个放假的晚上,我在外面乘凉,听到本家的一个婶子在取笑我妈妈犯病时候的样子。当时,我气得肚子鼓鼓的,本想走上前,扇他耳光,但始终没有那么去做。但这件事情,我记着一辈子。高中的时候,一般是很少回家的,但回去一次,我就会很长时间安定不下来,感觉压力很大,老是想着家里。现在想来,似乎很能感觉到那时的压力。
   
在我上了大学以后,我妈妈的病在陕西太原治疗的有所好转,但还是发作,并且因为吃了太多的安定药,所以记忆力明显下降,我小时候的事情她竟然都忘记了。一直延续到现在,也没找到更好的治疗的方法。我是学的专科,两年后毕业顺利工作。一家人都为我高兴。可是我自己压力却很大,没有一点高兴的意思。妈妈的病找不到合适的治疗地方,一家人压力都很大,整天愁眉不展。我家里的气氛总是很压抑。所以,我养成一个习惯,就是每天都拉着个脸。整天像丢了东西一样。由于条件的原因,我一直也不爱打扮,不爱笑,所以我一点也不讨人喜欢。虽然上了班,但工资还是很低,记得是有200多元,并且半年没有发工资。发了工资,虽然家人不要我的工资,但我也是给家里买个菜,给弟弟、父母买个衣服,也剩不了多少钱。星期天或放了假,就帮着干家里的农活。换上妈妈的衣服,在地里干农活。还记得一个问路人,给埋头干活的我喊了一声大婶子,叫我欢喜叫我忧。还有更搞笑的事情,为了补贴家用,妈妈养了几只羊,在有草的季节,每天需要把羊放到有草的地方。在暑假,这个活就归我管了。每天我做好了饭,打扫完卫生,然后把羊放出去,下午的时候再把它们接回来。记得一次,我正好去放羊,一个同龄人和他的男朋友路过,他男朋友问她:你村的那位姑娘在家放羊么?我当时听了也是苦笑不得。  
   

  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